评论走起

我,90后,月入过万,一无所有

月入过万的90后,不敢打车,不敢生病。 前几天一个小姑娘问我,大力,我很好奇,你们这种在上海,月入上万的姑娘,过着什么样的生活? ……我猜她觉得,一万已经足够,足够多了,足够支撑起,她对于北上广宏大辉煌的想象。 所以我没回答她,不想让她失望。 不想让她知道,在上海,月入一万只能说稍微跃出了温饱线一小截,拇指尖那么一小截,你要说生活改善了吗,有的,在市区敢打一小会儿的车了,大概50多块,多一点的不敢打,如果时间充足,出门跟别人约会先坐地铁,把四分之三的路走完,剩下的,打一次起步价价格的车。 衣服可以买snidel,maje,但也只限买一件,剩下的还是网购,轻奢可以买,但是得代购,频率三个月一次。 通常打底衫或基础款,都买便宜的,反正看不太出来,钱要省下去买那些一千冒头的好看风衣,一千块是买门面的,谁买一千块的打底哦,那是真正的有钱了。 租房的话,静安什么的就不要想了,想住得舒服,不跟人挤,没有五六千块下不来。合租会便宜很多,两千块ok,对单身女孩子来说,合租风险很大,不过有什么办法呢,要你砸五六千在住宿上愿意吗,不愿意的,每一分可都是血汗。 我在闵行读书的时候,曾经在人民广场实习过一段时间,那是什么日子呢,公司早上九点半上班,我六点钟就得起床,坐轻轨五号线进城。 早高峰到什么程度,一整车的人,塞满了,塞得站都站不稳,车门经常被挤得关不上,要关好几遍,可大家都赶着去公司打卡,这样的时刻,车厢里很多人一边捏着手机,一边长长地叹气,冲着门边的人说:“别上了,等下一班!” 我每次听到这样的话,都觉得......很可悲,同为赶时间的人,在车厢里一起被浑浊的空气灌得头疼,早上七点不到,从7-11买来的30秒加热的早点,在狭小的缝隙里被捏成了泥,没人有说话的欲望,这里只有钝重的生存。 却还要相互驱逐。 没钱的人,在上海早被无形地,驱逐过无数次,这个城市丰盛,美味,万花筒一般,但它就像橱窗里闪闪发光的限量款,一翻看它的价签,吓一跳,数字不菲。 有人看看价签,摇摇头就走了,但有人看看价签,决定回家攒钱。 上海给我最深的印象,是它坐落着几家最顶尖的公关公司,里面的女孩子都蛮有趣,取的英文名好听得很,kristy,crystal,fiona,leona,朋友圈发的聊天截图,一句话里夹六个英文单词,三个专业简写,周五晚上衡山路,周六清晨新天地,出差一律五星级套房。 她们中的一些,是家里真的有钱,回老家爸妈直接送别墅的,但也有一些,确实是打肿脸充胖子。 倒也不是虚荣,只是在上海工作,很难不想染指它的繁华,像一块香甜的蛋糕摆在面前,拿手指悄悄蘸一小口,不过分吧,谁在去过外滩过后,不想住一次能看见江景的五星级酒店呢,你在其他城市,可能会觉得“怎样都好”,但你在上海,你会很容易觉得“有钱才会好”。 你可以清心寡欲,但房租,车程,动辄上千的专柜化妆品,在市区随随便便50块往上的外卖,25块起价的一小杯果汁,这些都在紧实地提醒你: 你需要钱。 我们来算一笔账,月入一万的话,扣完五险一金什么的是八千,房租 交掉三千,剩下五千,两千块拿来吃饭,偶尔逛街,应酬,一千块多少要拿来孝顺父母,你最后最后剩到的钱,也就两千。 怎么讲呢,活得这么捉襟见肘,是我们不够努力吗,不是的,我认识的在上海工作的每一个人,都非常努力。 可一个事实是,挣钱也是需要天赋的,在公司里勤勤恳恳做好几年,挣的都是本分钱,真正知道油水肥在哪里,比如经商的,投资的,斜杠的,早早收入指数上升,但我们作为没头脑的普通人呢,挣大钱的魄力和胆量是一点也没有,只能辛苦得青筋暴露,挣一点点,多劳多得的小钱。 这里没什么人偷懒,因为很简单,偷懒就会活不下去。 有人曾经问我为什么不想留上海,我只说了一个字。 累。 但我前两天,跟朋友吃饭的时候,他说,你知道吗,你如果不是在上海过了四年,可能根本没有机会职业写作,凯莉日记里的carrie,不也是去了纽约才慢慢走上作家路的么。 ——关于上海,我说了太多钱的事情,诚然,这是个让你深感自己贫穷、匮乏、渺小、庸俗的城市,但这也是个,为你激发灵感、真心、热情、信念的宝地。 它的一切机会都敞开向你,它的精英人群鼓舞着你,它见证了很多人白手起家,后来走上巅峰,它不阻止任何一个人怀抱梦想。 它是流动的,生气蓬勃的,永不停息的。 月入过万也远远支付不了我们过那种,电影里轻飘飘的日子,像我们这样,没天赋,没资历,却又渴望很好的生活的人,也只能时不时踮一踮脚尖,像攒十来天的钱买小奢牌,像为一个拿得出手的项目熬夜三个月,像省吃俭用半年才有一次希腊游,像依靠自己颤颤巍巍地才终于经济独立,踮脚尖是踮不了多久的,脚背会酸,重心会倾斜,踮了一小会儿,就得站回地面上。 但至少踮起来过。 至少在那样的瞬间,你是比曾经灰头土脸的自己更高的。 ——而人这一生有几次跟光鲜,跟夙愿,稍微近了些的踮脚,哪怕只近一点点,近那么一阵子,也无悔了吧,像歌里唱的: 在必须发现我们终将一无所有前,至少你可以说,是的,我有见过我的梦。 转载自思想聚焦 陈大力
评论
作者简介

来自南通

2017年11月13日加入飞趣社区

是个男孩纸哦

学校是苏州大学